劳动力资源错配才是全球经济最大麻烦事丨首席对策

第一财经究竟视频李策2018-04-22 10:36

评论0

【提要】

本期《首席对策》访谈的是:世界银行集团国际金融公司首席经济学家——褚浩全

褚浩全为100多个国家的私营企业及各种行业专家提供主题性投资内容及战略性指导,并管理及协调国际金融公司与世界银行(及其董事会)以及其它国际发展部门的合作关系(如国际复兴开发银行及国际开发协会)。

2013 –14年,褚博士执教于纽约大学阿布扎比校区,任经济学实践正教授。除授课之外,他还负责阿联酋政府官员高级培训班的创建。

2010年-2013年,褚博士是阿联酋阿布扎比投资管理局的第一位首席经济学家,负责全球战略资产配置。该基金是世界上最大主权财富基金之一,旗下拥有数千亿美元资产。

1996-2010年,褚博士在美国通用汽车公司从业十多年,历担中国及亚太地区经济与市场高级分析师、全球外汇预测经理、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全球发展战略部总监等职务。

1995-1996年,褚博士担任世界银行宏观经济师,在东欧与中亚地区负责宏观经济,社会保障,能源价格体系的研究。

1988-1994年,他以管理科学咨询顾问的身份,就职于阿瑟里特管理顾问有限公司和硅谷的决策聚焦咨询有限公司,从事大型数量动态模型的开发和多领域的应用。

褚博士的教育背景是:复旦大学管理学学士学位,美国乔治城大学经济学博士、硕士学位。

总结归纳经济学家褚浩全在本期《首席对策》中所表达的核心思想观点:

全球经济最大的挑战在于落实新的经济增长点。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后,世界经济的复苏一直乏力。科技的发展,表面上好像很火热,其实很多科技发展的作用在很多部门都没有达到其效果。现在劳动力的供需关系是一个关键问题。从周期的角度来说,美国经济的周期是最成熟的,已经达到了就业的充分饱和,但是它的经济增长还是乏力,还是有贸易摩擦的压力,究其原因,在于它需要劳动力的地方,找不到人。同时又有很多人找不到工作。这个错配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如果我们能够进一步保持全球化的进展,资源的流动,包括人力资源的流动,通过基础设施来给它联系起来的话,就可以解决这方面的瓶颈。

美国现在经济的生产率增长处于一个非常不平衡的状态,有很多部门的生产率一直没办法提高,如服务业和建筑业,而生产率提高很快的部门占总的经济部门或者占就业的份额越来越小。关键看下一步科技的发展,能不能解决在服务业和建筑业生产率发展的瓶颈问题,这也是中国将来所面临的问题。2018年中国经济的下行压力比较大。中国经济还处于一个比较中长期的调整过程当中,去杠杆的过程还远远没有结束,产业结构的调整过程也还远远没有结束。希望新一轮改革能加快调整的进程。

【文字实录】

李策:褚老师,您好!很荣幸您接受第一财经电视《首席对策》的专访。您对“一带一路”有比较深的研究,您所在的世界银行集团参与带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目前倡议落实的情况以及这方面的投资机遇请您介绍一下。

经济学家 褚浩全:非常感谢我们有这个机会交流。“一带一路”现在还在一个开始的阶段,我们作为世界银行集团里面的国际金融公司,是专门做私营部门的投资,从“一带一路”的角度来说,过去整个投资的主体还是公营部门,包括国营企业。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一件事情是怎么样带动私营资本的投入,这个方面我们现在在做一些切切实实的工作。

第一个方面,从一个大的概念方面来看,现在我觉得中国方面的意在海外的舆论界也好,和学术界也好,大家好像理解的还不够,尤其是“三个共享”,大家都觉得好像“一带一路”是不是就是中国想把基础设施建好了以后,中国可以输出它的剩余产能,然后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便宜的农产品、矿产、能源给它输入到中国来,是不是就这么回事呢?其实如果你看中国的领导人对“一带一路”的观念来说,不仅仅是这些,是一个共享的过程,大家达到一个共同繁荣的这样一个过程。我觉得从概念的角度上来说,中国还需要做大量的宣传,在具体执行的角度来说,特别是从一个怎么样调动私营部门投资的角度来说,我觉得还需要做大量的工作。第一个是怎么样分享风险,然后减低风险,然后合理地安排风险。因为基础设施投资一个最重要的特点,一个是它的周期长,第二个它的风险大,为什么说风险大呢?因为它牵扯到各种各样方面的关系,因为它的整个操作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整个项目就会带来很大的问题。

李策:“一带一路”倡议在落实过程中,除了您提到的私营投资还没有跟上和投资回报周期长等短板,最大的机遇是什么?

经济学家 褚浩全:我觉得最大的可能的机遇,或者是最大的潜力在于新的经济增长点,因为从2008、2009年国际金融危机以后,总的世界经济的复苏就是一种乏力的复苏。现在经济学家对这方面有很多的解释,大约的解释有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从劳动力人口和人口老化的角度来解释为什么经济增长下降了。另外一个角度是从一个生产力的角度,生产力的角度来解释,因为我们现在在科技发展的道路上面,尽管表面上看上去好像发展的很快,其实有很多科技发展的作用在很多部门,都没有达到它的效果。那么从这点上来说,如果我们能够把世界的两个经济主体,一个是欧洲,还有一个是中国和东亚,能够联系起来的话,我觉得世界经济说不定可以找到一个新的增长点。所以从这点上来说,这个是“一带一路”最大的潜力。

李策:您前面也提到了现在人口红利的消失,那么老龄化社会的到来,催生了哪些行业的投资机会?

经济学家 褚浩全:现在劳动力的供需关系,我觉得是一个最关键的关系,举例来说,从周期的角度来说,美国经济的周期是最前沿的,因为它已经达到了饱和,然后欧洲还是处于一种复苏期,日本也已经慢慢的处于一种饱和的状态。但是如果你看美国的话,它的经济增长尽管说它已经慢慢的走向一个后期的,等于说就业是充分了,但是它的经济的增长还是乏力,为什么呢?就在于它需要劳动力的地方,就是说它的技能和它的制造,高端的制造,需要劳动力的时候,它找不到人。另外一方面,又有很多人找不到工作,因为他没有很好的技能。所以这个错配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如果我们从国际的角度来说,如果我们能够进一步保持全球化的进展的话,资源的流动,包括人力资源的流动,因为通过基础设施来给它联系起来的话,就可以解决这方面的瓶颈。

李策:您曾指出美国的经济增速可能在4%左右,但是很难持续,这背后的逻辑是什么?

经济学家 褚浩全:我觉得美国的经济现在碰到好几个地方的瓶颈,一个地方就是我刚才已经提到了,就是说高端的人口的需求得不到满足。另外一方面来说,美国现在经济的生产率的增长水平处于一个非常不平衡的状态,因为它有很多的部门的生产率一直没办法提高,有一些部门生产率提高的很快,问题出现在什么地方呢?问题出现在生产率提高很快的部门,它占总的经济部门或者占总的就业的份额是越来越小了,然后你的服务业,你的建筑业,这两个部门它需要大量的就业人口,它的需求也是很大很大。但是这两个部门,服务业和建筑业,它的劳动生产率是极低的,而且现在看不出什么增长的潜力。当然我也不是说对长期的增长,好像一定是非常悲观,咱们要看下一步科技的发展,能不能解决在服务业和建筑业生产率发展的瓶颈问题。

李策:我们现在怎么研判中国经济大势?对于接下来的宏观大势您也展望一下。

经济学家 褚浩全:从国际的环境来说,2018年总的环境还是相当不错的,尽管有各种各样的噪音,比如说贸易战之类的,总的外部环境还是不错的。那么从内部环境来说,我非常同意的一种观点,是一个比较中长期的调整过程,今年的中国经济还处于调整过程当中,比如说是一个去杠杆的过程还远远没有结束,产业结构的调整过程也还远远没有结束。另外,一个新兴产业对于整个经济的份额还比较小,所以它的拉动作用还是比较小,所以在产业调整这个过程也还远远没有结束。所以我觉得这个调整的过程不会是六个月或者一年就能够完成的,我们必须要做好这个准备。

李策:您之前在通用汽车任首席经济学家,汽车行业目前的投资机会和风险您是否可以介绍一下?

经济学家 褚浩全:这个我没有做过专门的研究,我觉得总的来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国的投资者跟国际的投资者面临同样一个困难的境地,就是说大家有储蓄,人口的老化都需要增加储蓄,你储蓄你的钱往哪里放?我觉得总体的一个感受,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说是一个分散风险的策略。另外,对市场一定要有一定的前瞻性,如果你看不到市场会往哪里走的话,最好要比较谨慎。

后缀:

感谢易方达基金对《首席对策》的赞助播出

黄金ETF-全球主流的黄金投资方式

易方达黄金ETF 159934

各大券商有售

易方达黄金ETF联接A 000307

各大银行及易方达官网有售

投资有风险,需谨慎

记者:李策

摄像:杨立培姜一鹤

编辑:张煜可

关闭广告
zy419.com 申博娱乐在线下载登入 11psb.com注册登入 菲律宾在线充值登入网址 博在线现金赌场登入
太阳2娱乐会员注册官网最高占成 澳门永利高游戏管理 永利高亚洲官方网站最高占成 神话娱乐游戏管理最高返点 牡丹游戏游戏现金最高返点
申博太阳城vipBBIN厅在线 K8娱乐代理电话最高占成 申博代理 久赢国际会员网最高占成 拉菲游戏游戏火热pk
菲律宾申博真人娱乐 01msc.com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娱乐登入 顶尖娱乐vip在线体育投注最高占成 百合娱乐678bh